您的位置: 榆次信息网 > 历史

罪赎世界之复仇 第四十四章 深夜围捕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0:20

罪赎世界之复仇 第四十四章 深夜围捕

如同福子所说,封辰泽睡下不久,外面就雷声阵阵,下起大雨来。

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,深夜,一阵嘈杂的声音将封辰泽吵醒,那声音夹杂着战马的嘶鸣声与马蹄、铁靴踏在地面的声音,但是却没有人吵闹说话的声音,封辰泽暗暗心惊,这不是普通的巡夜,而是军队的捉拿行动,封辰泽暗道不好,外面这军队十有八、九就是冲着自己来的,他刚背上行囊推开窗子就立刻关上,因为他看到十几个火把已经临近客栈。

他纳闷,自己昨天傍晚才到栖霞镇,怎么官兵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,于是仔细回想自己到栖霞镇所经历的一切,可能是张老先生,但自己住在哪里他并不知道,他的嫌疑可以排除;再就是这个店里的人,嫌疑最大但不能确定,因为早上带着福娃去早市见过很多店家,其中有几个摊老板是认识福娃的,而自己这个外乡人跟福娃在一起,很可能会被猜到自己的住处。

客栈大堂里传来一阵铁靴踏在地板的铿锵声,封辰泽在客房门的纸窗上戳了一个小洞,看到一个身着铁甲的虬髯大汉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,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,对掌柜的问道:“刘老头,你说那逃犯就在你这里,现在我带兄弟们过来了,他人呢?”

封辰泽暗骂一声无耻,继续屏息观察着。

只见掌柜的一脸谄媚地迎了上来,道:“小的怎敢欺骗栾大人,他还在客房,想必已是睡下了,只是……”掌柜的略一犹豫,最终对于金钱的渴望压过了对于军队的恐惧,继续道:“栾大人,这赏金……”

“放心,有你两千金币!”似是并不怕吵醒屋内之人

,栾厚亭没有刻意压低声线。

“可是,可是通缉榜上明明写了奖赏一万金币啊!”掌柜的有些愠怒道。

“兄弟们出来走一遭,总得给兄弟们发点辛苦钱嘛。”栾厚亭大手一挥,大笑道。

掌柜的暗骂一句,但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:“是,是,没有各位兵老爷的辛苦,哪有我的赏金呢!”

“你明白就好!”

“那……栾大人,你们不上去拿人吗?”掌柜的见栾厚亭没有上去拿人的意思,怕迟则生变,不由得提醒道。

“急什么?煮熟的鸭子还能跑了不成?这大雨滔天的,兄弟们过来不容易,你这刘老头也是不懂事,不知道给兄弟们拿点酒出来去去寒吗?”栾厚亭故作不难道。

掌柜的不敢反驳,赶忙吩咐福子给官兵们上酒,顺便还从后厨拿出来点花生米和素拍黄瓜给官兵们下酒。

掌柜的心里不满也不敢多说,只好奉承道:“官兵大人们一夜辛苦,只是晚上不便起火,委屈各位兵老爷了。”

栾厚亭也不客气,带着一众官兵就喝起酒来。

封辰泽到后窗上又戳了一个小洞,见后街上至少站了百十来号人,还配了十几把强弩,暗道:这阵势可够大的,主要兵力都在后边,可见这栾厚亭对于围杀追捕还是比较有心得的,自己只带着不到二十人在前堂,他对自己的实力还真是自信啊!

封辰泽略一思忖,若从后窗逃离,很可能被后院的机弩射成筛子,看样子只能从正门一搏了。

封辰泽虑定,还没想好怎么冲出去,只听大堂里栾厚亭大声吩咐道:“中军!”

“在!”

“上去拿人!”

“是!你,你,你,你跟我来!”中军点了四个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,跟着自己上楼。

封辰泽暗道不妙!

他没有时间思考,若是在屋里打起来,自己没有空间施展,必然凶多吉少,索性拼了!

“嘭!”伴随一声巨响,客房的木门被仿佛被飓风轰开,四分五裂向两方飞射出去,几块门的碎片击在上楼五人的身上,将五人从楼梯上掀下楼梯,房屋内飞略出一道灰色身影,径直飞向紧闭的客栈正门,就欲破门而出,夺门而逃。

突然门口几名官兵将长戟伸出,封堵了封辰泽的去路,封辰泽去势极快不敢怠慢,急忙调整姿势,双脚先后用力踏在长戟的枪杆上,利用枪杆弯曲的反弹力飞回楼梯之上,顺脚把楼梯边的五人踹飞出去。

突击没能逃出去,只能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,封辰泽十分冷静,持久战当然要占据高处的优势地位。

栾厚亭摆了摆手,示意手下不要动,自己上前摆出一个极低的姿态,低眉顺眼道:“早闻辰泽少爷一代天骄,英雄少年,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,当今国王陛下求才若渴,昭告天下若是能够见到辰泽少爷一定要带回王城委以重用,不知辰泽少爷可否愿意跟我们去王都啊?”

不是栾厚亭不敢对封辰泽动手,而是他觉得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,心机能多到哪里去,能糊弄走尽量不动手,而且看刚才封辰泽的那一手也是个练家子,要想拿下还得费点事,所以才想出来这么个主意。

封辰泽冷冷地看着栾厚亭,一言不发。

栾厚亭还不放弃继续循循善诱道:“我曾在你父亲手下担任过副将,早年间犯了点错误,还是承蒙你父亲的宽恕没有按照军法将我处死,我对你父亲可是感恩戴德啊!我不会骗你的,跟我走吧!”

封辰泽只是不说话,冷冷地看着他,栾厚亭的思路并没有错,只是他低估了封辰泽的成熟,高估了封辰泽对王宫里的那位的评价,也不知道他刚才的嘴脸已经尽收封辰泽眼底。

“辰泽少爷,你走不走倒是给个痛快话嘛,你父亲当年可是雷厉风行的啊!”

“哼!跟你回去?跟你回去受死么?我封家战功赫赫,宁国崇还要将我们赶尽杀绝,跟你回去无异于羊入虎口!”封辰泽怒火中烧,对于栾厚亭的无耻又提高了一个认识。

“那就别怪叔叔伯伯们不客气了,你竟敢直呼国王陛下的名讳,这本就是死罪!”栾厚亭眼看不能招降,直接撕破脸,一摆手,下令官兵捉拿。

二十个官兵分为四个方阵,挥刀持戟向楼梯杀来,五个人刚好封死楼梯,其余的人在四周戒备。

封辰泽剑不出鞘,毕竟作为军人子弟的他在父亲影响下不忍向官兵下杀手。精绝剑法运起,一时间左右开弓,完全压制着官兵们打。

打斗声惊来了福娃,福娃见官兵围攻封辰泽不由大急,对着掌柜的和福子大喊道:“爷爷、爹爹,他们为什么要抓小哥哥啊!你们快帮他说说情,别让他们伤害小哥哥啊!”

福子拉住福娃,将他拉远。而楼梯的战斗还在继续,封辰泽一手精美绝伦的剑法,直看得官兵眼花缭乱,不时中招,也看得栾厚亭暗暗心惊。

不到一刻钟,官兵们便已全部带伤,渐渐显出败势来,栾厚亭坐不住了,提着自己的金环斩马刀便加入战团。

嘉兴治疗卵巢炎方法
石嘴山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百色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嘉兴治疗卵巢炎费用
石嘴山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