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榆次信息网 > 星座

风云闪电侠 第一六一章-【恐怖的游戏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51:54

风云闪电侠 第一六一章-【恐怖的游戏】

第一六一章-

贺章闻言大怒,“来人,先把此二人拿下,其他人随我去救护王上。王上若有半点伤损,立斩此二人!”

他不认为乘王会命危,只是觉得恐有伤损。

王上亲军每人都是一流实力,数人冷血无情还可抗衡,但整整一队全无反抗之力。况且二人一心效忠乘王,哪里敢违抗,只觉大祸临头,心中暗悔早该说出。

但其实也不能怪罪二人,云乘风出场时威猛爆棚。冷血被他实力惊慑,无情被他王威震荡,都没能说出此等细节。

而这时,二人的命,也就悬在了云乘风的身上。

众多凶犯蜂拥向着山梁奔跑,哄乱非常,有人不小心摔倒,立即被踩踏致死。

云乘风凌空御动,雷劫血晕闪闪,俯视着这群凶恶之徒。

“尔等为非做歹,犯下滔天大罪,如今虽有一线生机,但也要看你们是否能通过孤王的筛选。生与死,全由你们自己掌控……”

言罢,大刀挥出,雷芒闪闪,碾压向跑在后面的凶犯。

惨叫声和血水一起充斥大地,云乘风用无上武功威慑着凶犯,同时也要通过冷厉杀罚淘汰实力不足的人。

只要是跑在后面的,只有身死一条路可走。

云乘风拿捏着脚步追赶砍杀,很快,凶犯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,只要落到后面,就会身死,于是更加疯狂的飞奔。

“把你们的凶狠劲儿拿出来,让孤王看看,到底有多少人能够活命。”云乘风吼声大叫,落在队伍后面的凶犯又遭斩杀。

这时,鬼虎也仗剑来到,随着云乘风一起催赶凶犯。

水声滚滚,前方忽然出现一条大河。白亮亮的浪花翻滚,汹涌滂湃。有数名凶犯精通水性,想借此隐藏在水中,真正的逃出升天。

且料还未潜入河水中,云乘风早就飘身落在大河上。

他把雷劫往背后一插,伸掌按入水中,刹时刀电之意释放,河水尽被电劲充斥

。云乘风的两只手,就如两根高压电线,以强烈的电流刺激得河水刺骨,河面上尽是兹兹颤动腾起的水珠。

进入河中的凶犯,被刺得毛骨悚然,纷纷运起内力抵抗,有不能承受者,立即心脉骤停,呼吸顿滞,顺河冲走。

当然,云乘风控制着力道,在大多数人能承受的范围内,他的目的在于威慑和挑选,而不是全部杀死。

穿过大河之后,凶犯的数量锐减三分之一。

众多凶犯奔上河岸,累得气喘吁吁,回眼一看,只见踏浪而来的乘王与鬼虎,就如魔天杀神一般,望而生惧。

凶犯中却有十多到眼光突地腾起愤愤不平之意,云乘风给予他们的恐惧感,竟是比六扇门内的严刑酷罚更加恐怖千百倍。

在强烈的压迫下,有人选择默默承受,继续向着远处山梁狂奔。

却有十多人起了歹毒心思,他们对眼互望,片刻结成阵营。

刹时只见数道人影疾如冷电般向云乘风射来,有人大叫道:“我等也是娘生父母养,你这魔头,今日就要把你碎尸万断。”

奔来之人中,有挥掌鼓劲者,有抬腿飞踢者,更见银亮亮的暗器迎面罩来。鬼虎全没料到这些凶犯竟会合力对乘王下手,身影猛窜,急挑长剑抵抗。

云乘风却是释放出刀电之意,摆手道:“鬼虎你退下,胆敢刺杀孤王,孤要亲自送他们去见阎王。”

轰!滚滚的刀电之意瞬间笼罩,刀意尖锐刺骨,电意滋生电劲。凶犯还未袭近,全都痛声呼喊摔落。

云乘风怒火陡涨,打算以更血腥的方式震慑众犯。

奔雷腿动,闪电抢上,双手猛抓住对方身躯,用力一撕,刹时胸膛破碎,残肢断腿落满一地。

有些刚刚跌落的残肢断腿由于肌肉条件反射作用,尚还微微抖动。恐怖的即视敢,让杀人如魔的凶犯暗暗心惊,如此一来,还要出手的凶犯吓得再不敢动作。

又有数人存了侥幸心理,分从四面八方向外猛窜,欲要逃出这个恐怖的游戏。

光看身法,云乘风就知这几人武功不弱,想必已经是凶犯中的巅峰实力。

众人满以为同时分开逃遁,不管云乘风追赶谁,都能逃出数人吧!

但他们还是意料错了,此时此刻,才见云乘风的恐怖实力,瞬移与绝世身法同时施展,大手一抓一带,逃遁的人尽被他摔丢在地上。

这几人未对自己施加杀手,又实力颇高,云乘风不免起了爱才之心,冷冷吼道:“在孤王的坐下,没有人能逃得出去,不完成游戏,谁也别离开……”

这时他冷声呼骂,与几人隔的近,突有一人顺怀中一抽,一大篷亮光飞了出来,直袭云乘风。又有一人飞弹指甲,藏在指甲盖内的无色无味之毒瞬间飘散。

侧边,鬼虎大声惊呼:“王上小心!”

远方,亲军汹涌奔来,贺章大吼:“王上快退,让属下杀尽这些凶犯。”

如此惊险一幕,奔在前方的众犯也都停住了步子,回头观望。

众人都以为云乘风就要吃亏,突这时,只见打向他面前的亮光竟然半空停滞,再也进不得分毫。飘散的无色无味之毒,亦如被一股气墙包裹,无法扩散。

这一切,只因云乘风的刀电之意,已有了掌控身周万物的能力。

瞬间释放,任何暗器毒气,都被掌控,凝结不前,失去了攻击力。

云乘风控制着刀电之意,目中寒光突爆,轰一声,暗器毒气尽在他的面前碎为粉芥,激射着窜入大地之内。

他的话声冰冷恐怖:“就凭尔等,也想伤到孤王吗?若不是惜尔之才,立刻斩杀。”

众犯惊若天神,又向崇敬魔头一般,竟尔不约而同的齐齐跪地,放声高呼:“王上饶命,王上饶命……”

鬼虎、贺章都松了一口气,果然,乘王的实力,宵小凶犯根本不可动其分毫。

此时,才是真正达到震慑众凶犯的目的,云乘风满意冷笑,突然怒声扬刀,立吼道:“愣着做什么,给我跑啊!一柱香的时间,可不等人,不能到达山梁者,唯有一死……”

轰一声,众凶犯再不敢迟疑,如被猛虎饿狼追赶一般,不要命的往前方山梁奔去。

这时,云乘风也无心继续追赶恐吓了,凝步而立。

贺章奔了上来,跪地禀道:“王上,适才让你受惊了,属下该死,请你治罪。还有冷血无情明知凶犯中有善用毒药暗器者,也不说明,臣请先斩这二人,再自刎谢罪。”

他自然知道云乘风不会杀他,如此说,不过是力表忠心而已。

“贺卿起来吧!你是孤王的心腹都尉,小小罪过怎么夸大说辞!此是孤王一意孤行,此举又没伤到分毫。冷血无情是郎卿的爱臣,也是孤王的得力属下,且能因此小题大作,敕他们无罪,用心为孤王管好六扇门即可。”

贺章谢礼起身,冷血无情幸免于难,捡回两条小命。感概乘王大度的同时,也切身体会到了在乘王身侧,当真是伴君如伴虎。好在他们统御六扇门,无须经常面见王上,属下捕快惟命是从,权威极大,心中直呼万幸!

衢州治疗白癫风医院
珠海治疗睾丸炎医院
呼和浩特男科
衢州治疗白癜风方法
珠海治疗龟头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